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兴国 的博客

兴国家兴科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舍的语言艺术举隅  

2011-07-10 09:39:46|  分类: 初中语文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舍的语言艺术举隅

 

一、修辞格的运用

文学语言的生动、形象、可感,在很大程度上与各种各样的修辞手段分不开。同任何杰出的文学家一样,老舍的作品中也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修辞手段,形成了多姿多彩的修辞艺术。

(一)比喻

比喻,是最为常见的一种修辞格,也是文学作品中运用最多的一种修辞手段。对于比喻,老舍的认识是辩证的:一方面,他反对滥用比喻,另一方面,又认为“没有比一个精到的比喻更能给予深刻的印象的”,这种全面辩证的认识,使得他实际创作中的比喻独具特色。

1、传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善于通过比喻描写人的神情,善于抓住最能突出人物神髓的特征表现人物逼真的情态,读者由此不但看到了人物的外形,而且看透了人物的内心。例如:

①他想不起哭,想不起笑,他的大手大脚在这小而暖的屋中活动着,像小木笼里一只大兔子,眼睛红红的看着外边,看着里边,空有飞跑的腿,跑不出去!(《骆驼祥子》)

②在她陷进很深的眼珠里,有那么一点光。这点光像最温柔的女猫怕淘气的小孩动她未睁开眼的小猫那么厉害,像带着鸡雏的母鸡感觉到天上来了老鹰那么勇敢,像一个被捉住的麻雀要用它的小嘴咬断了笼子棍儿那么坚决。(《四世同堂》)

例①是对新婚的祥子的比喻,这个比喻写出了祥子的感受。祥子渴望劳动,渴望拉车,希冀靠自己的双手双脚奔前程,却被虎妞紧紧拴在家中,失去自由,无法逃脱,祥子因此而焦躁、急切、懊恼、沮丧,这种复杂的神情和心态,通过比喻都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了。这里的比喻既形似又神似。例②写出了钱太太在丈夫被捕,两个儿子被日本鬼子逼迫而亡时,极度愤怒、悲痛的神情和以死相拼的坚定信心。作者运用比喻手法对人物的眼神进行了维妙维肖的描写,以一目尽传精神,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,达到了神情毕肖的艺术效果。

2、感情色彩鲜明

老舍先生在运用比喻手法表达具体事物时,不停止于形象生动上,他还善于把自己的感情融合进去,表现自己鲜明的态度、爱憎的感情,使是、非、好、恶清楚明白地溢于言表。如:

①他自己的心眼儿是一团臭粪。(《四世同堂》

②他确乎有点像一棵树,坚壮,沉默而又有生气。(《骆驼祥子》)

例①用“一团臭粪”来比喻蓝紫阳的心眼儿,使蓝紫阳的心的臭,世界的臭都凝缩在“臭粪”两个字之中。一个灵魂肮脏龌龊、令人讨厌令、人憎恶的无耻之徒便呈现在读者面前。读者在书中看到了这个人物,就仿佛闻到了熏天的臭气,立即要掩鼻而去。比喻的运用是何等形象,何等鲜明!例②用“一棵树”来比喻祥子,既写出了祥子的“挺脱”、“结实”、“硬棒”,又写出了祥子的性格和为人。这里的比喻,正是对善良、纯朴、要强、奋进的样子的赞美。

3、富有哲理意味

①我们必须像一座山,既满生着芳草香花,又有极坚硬的石头。(《四世同堂》)

②干苦活儿的打算独自一个人混好,比登天还难。一个人能有什么蹦儿?看过蚂蚱吧?独自一个儿也蹦得怪远的,可是叫个小孩子逮住,用线儿拴上,连飞也飞不起来。赶到成了群,打成阵,哼,一阵就把整顷的庄稼吃净!谁也没法儿治它们!(《骆驼祥子》)

例①是诗人钱默吟对瑞宣所说的话。这个比喻用形象的语言把抽象的道理具体化了。它寓意深刻,十分辩证地说明了一个人既要有“爱好和平”的意识,又要有“英勇刚毅”,“肯为和平与真理去牺牲”的精神。真可谓片言明百意,言尽而意无穷,给读者很大的启迪。例②是一位饱经风霜的年老车夫所说的话。作者选取的比喻既生动又富有哲理性,说明了个人奋斗的软弱无力。

(二)夸张

夸张是艺术表现的本质之一。古人说:“壮辞可得喻其真。”(《文心雕龙、夸饰》)是有道理的。因而,语言的夸张是艺术化的一种常用手法。作为一种修辞方式,夸张具有扩大、强化、渲染等作用,能给人以更深刻的印象。这在老舍的作品中有很好的例子。例如:

①大锣大鼓的敲打三天三夜,吵得连死人都睡不安。(《民主世界》)

②那毒花花的太阳把手和脊背都要晒裂。《骆驼祥子》

③甚至于铺户门前的铜牌也好像要被晒化。(《骆驼祥子》)

例①写金光镇的办丧事,以死人都怕的夸张,来描写“大锣大鼓的敲打”,让人对这种难忍的噪音有了更深切的体会。例②、例③两处夸张,就把当时酷热一下子呈现在读者面前,渲染强化,有很好的表现力。

老舍的夸张还有自己鲜明的特色。总起来说,是适应内容,情境的需要,更好地表达作家的意图,以达到强调、渲染、生动、传神的效果。

(三)对比

对比是文学中常用的一种创作手法。老舍深谙对比的妙用,在人物形象、事件安排等方面,常采用对比的方法。如《骆驼祥子》中祥子和虎妞形象的对比,《四世同堂》中日寇“欢庆胜利”时叫来花子和出丧的鼓手“祝贺”等,都有很强的艺术效果。

另外,老舍在使用对比这种修辞格时,还常含有深意。例如:

①他只能在雪白的地上去找那黑塔似的虎妞。(《骆驼祥子》)

②还有人羡慕我,我真要笑了!我有自由,笑话!她有饭吃,我有自由;她没自由,我没饭吃,我俩都是女子。(《月牙儿》)

例①不仅是色彩上的对比,切情切境;内容上也是有深意的,可以启人联想:“雪白的地上”说明祥子一无所有,“黑塔似的虎妞”,则暗示她在祥子生命中的地位——像塔似的压牢他,但祥子别无他法,又只能去找她。这不正写出了祥子悲剧的必然性吗?例②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的青年女性的心声。“她”指另一个结过婚但丈夫走了,公婆管住的青年女性。作家以“吃饭”和“自由”——这是怎样的“自由”啊!——两件事进行双比,二者居其一,就深刻揭示了黑暗社会里善良弱小女子的两难境地。在对比的基础上,“我俩都是女子”的申说,就显得更有力度。

 

    二、遣词特色

老舍具有很深的文学功底,熟谙遣词艺术的奥秘,因而对遣词炼字的原则、目标都有很正确的认识。他也十分重视遣词的具体实践,为寻常词语的艺术化探索出有效的方法。

(一)准确精当

文学语言要塑造人物形象、描绘故事情节、表达思想感情,因而要追求形象性、生动性和情感性等等。但这一切是建立在准确性的基础上的。老舍说过:“语言的成功,在一本文艺作品里,是要看在什么情节,时机之下,用了什么词汇与什么言语,而且都正确合适。”准确精当,是老舍遣词炼字的一个重要标准。

①老张鼓一鼓勇气,把腿搬起来往里挪。(《老张的哲学》)

②绕到丹桂商场,老李把自己种在书摊子面前。李太太脚有点吃力了,看了几次大夫,他却是种在那里了。(《离婚》)

③祥子愿意早早的拉车跑一趟,凉风飕进他的袖口,使他全身像洗冷水澡似的一哆嗦——痛快。(《骆驼祥子》)

例①的情境是老张第一次近距离同洋人打交道,他紧张得“倒吸凉气”“整团地咽唾液”。作家用“搬”腿往里“挪”来描写其外部动作,与当时情境密合,十分准确。例②的“种”字也锤炼得精当。李太太脚已经吃力,而且看了几次丈夫,可见时间之长;而老李一动不动,似乎生了根。“种”这个词正是刚从农村进城的李太太的感觉,又切合当时的情境,的确精彩。例③描写祥子在冬天清晨的劳作。“飕”这个词与情境相应,读者似乎听到了凉风飕进袖口的声响,比用“吹、灌、钻”等词都要准确精当。

(二)质朴自然

质朴自然是老舍遣词炼字的一个重要特点。这一方面与其作品所描写的内容相关,另一方面也与他的语言观念有关。从内容上看,老舍的作品多是反映中下层人物的生活和命运的,通俗朴实的语言正适宜于表现这种内容。从语言观念来看,正如上面所分析的那样,老舍一向很重视朴实口语的表现力:“文字不怕朴实,朴实也会生动,也会有色彩。”

①二狗不耐烦的把自己扔在一个椅子上。(《火葬》)

②“牺牲太大了!”他说,把身子放在把椅子上,脚伸出很远去。(《牺牲》)

描写“坐”的动作,作家不用人们熟知的动词,而分别使用了“扔、放”这两个词,既朴实普通,又出奇制胜。对描写人物当时的神态和心理有很强的表现力。

(三)形象生动

文学是语言的艺术,文学语言艺术性的一个本质特征就是形象和生动。栩栩如生的人物、优美如画的景色、引人入胜的故事,充盈律动的情感等等,是文学作品的魅力所在,而这一切都是用语言材料来表现的。杰出的文学家都努力追求语言的形象生动,文艺学理论和文艺修辞学也都把语言的形象生动与否,作为作品艺术高下的主要标准之一,老舍是一位著名的语言大师,自然同样重视形象生动的文学语言。他说:“在小说中,我们可以这样说,用字与其俏皮,不如正确,与其正确,不如生动。小说是要绘声绘色的写出来,故必须生动。”(《言语与风格》)在创作实践中,他也积极调动各种手法,使用词生动、形象。例如:

①老张又吃了个“无雨栗,鬼夜哭”……手捧圆肚,一步三叹的挤出安定门。(《老张的哲学》)

②“谁是华盛顿?”伊太太的脑袋在空气中画了个圈。(《二马》)

③见钱先生出来,他一手轻轻拉了蓝纱大衫的底襟一下,一手伸出来,满面春风的想和钱先生拉手。(《四世同堂》)

例①描写老张在别人家里“吃白食”,撑圆了肚子,要用手“捧”着,出安定门的城门也得“挤”出去多么形象,也多么生动!例②写伊太太脑袋“画”圈,也形象生动,有感染力。例③的“轻轻拉了”底襟一下有形象性,而就这么一下,便把冠晓荷的嘴脸,连同满肚子的狗“下水”都给抖搂出来了,何其生动。

总之,老舍在遣词炼字上是十分讲究的。“片言聩聋”,郭沫若的赞誉不是溢美之词。宁吃鲜桃一口,不吃烂杏一筐,老舍对遣词艺术的追求和贡献很值得人们学习和发扬的。

 

三、幽默语言风格

幽默是老舍语言风格中十分重要的一个方面。他本人也成为享誉世界的幽默大师。他曾说过:“幽默的作家必是极会掌握语言文字的作家,他必须写得俏皮、泼辣、警辟。”(《什么是幽默》)他自己就是这样一位“极会掌握语言文字”的语言大师。他的幽默风格是与他高超的语言艺术密切相关的。凭借着深厚的语言文字功底,老舍得心应手的运用多种语言技巧来表现幽默。

(一)语言要素的变易技巧

语音、语义以及词汇、句子、标点等都有它们应遵循的语法规则,以维持语言系统的平衡。但老舍常通过打破语言表达常规,自造一个“非凡”的言语体系,从而幽他一默。

1、错位、幽默俏皮

①张大嫂一边刷洗家伙,一边落泪,还不敢叫丈夫看见,收拾完了站在炉前烤干两只湿眼睛。(《离婚》)。

②他一哭,六只小脚全往这儿跑。经妈先到,太太居中,刘妈殿军。(《牛天赐传》)

例①句中“烤干两只湿眼睛”是事理错位,眼睛如何去烤干?但张大嫂那害怕而又无可掩饰的举措让人感觉生动无比,产生一种致笑的伤戚。例②问用“殿军”带到平平凡凡的“先到”和“居中”,使它们的意义滑向威猛雄壮的一面,却被用来修辞“六只小脚”两相对照,让人忍俊不禁。

2、易境易色,幽默活泼

①他长着一对阴阳眼,左眼的上皮特别长,永远把眼睛囚禁着一半;右眼没有特色,一向照常办公。(《离婚》)

②大哥知道的,大嫂也知道。大哥是媒人,她便是副媒人。(《离婚》)

例①句里讲右眼在履 行坐班制,例②句里媒人也要经由大选决出正副,本来每一个词都有它约定好的语境,有它比较稳定的语体特征。但在老舍笔下既改变了它们最经常出现的语境,也改变了它们本身的语体色彩,从而显得活泼诙谐,引人发笑。

3、逻辑离奇、幽默滑稽

①有人说妇女好说话,所以嘴上不长胡子,证之赵姑母,我想这句话有几分可信。(《老张的哲学》)

②没有充分的知识而作事,危险!有学问而找不到事做,甚至于饿死,死也光明,没学问而只求一碗饭吃,我说的是你和人,不管旁人,那和偷东西吃的老鼠一样,不但犯了偷盗的罪过,或者还播散一些传染病!(《赵子曰》)

例①句以人物有违逻辑的推理,体现了人物的滑稽。例②句表现李景纯不伦不类的说教,体现老舍语言的风趣、幽默。

(二)修辞技巧

老舍是杰出的“语言艺术大师”。他的先天的语言优势成就了他。老舍常不拘一格地运用各种修辞手段来实现他的艺术目的,在创造幽默艺术这一层次上,老舍堪为大家。

1、奇比怪喻

①鼻子不十分高,可是眼睛特别的深,两个小眼珠深深埋伏着,好像专等着帮助脸上发笑。(《二马》)

②夫妇是树,儿女是花,有了花的树才能显出根儿深。(《我这一辈子》)

老舍的比喻非常奇特。其喻体通常为接受者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跃入其视野。其本体却又常常是那些严肃而不可亵读的人和事物。再从喻体和本体的关系看,“喻体往往是本体的某个特征的放大,对本体形成一种解构力。”

2、诡诞的夸张

夸张是老舍另一犀利的幽默武器。老舍的夸张不同于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”的壮美,而是一种“让乞丐炫耀自己”的诙谐。例如:

①自从伤风好了以后,鼻子上老皱着那么几个笑纹,好像是给鼻子一些运动;因为伤风的时候,喷嚏连天,鼻子运动惯了。(《二马》)

②在洋人家里剪草皮的时候,洋人要是跟他说过一句半句的话,他能把尾巴摆动三天三夜。《柳家大院》

老舍所用的夸张从事理上看,往往到了近乎荒诞的地步,在一片喜剧气氛中使夸张对象得到极度变形的表现。而这样又往往有违常理,有一种隐性的“自贬”意味,从而产生幽默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